跨国假球案震惊国际网坛名宿:网球不会比足球干净

控制双误、局数,甚至主动输掉比赛,这些对于心存邪念的网球运动员而言轻而易举。网球无疑是偶然性极大的个人运动,而这也令假球在其中显得极为隐蔽。

人们或许还在纠结于巴西世界杯上的假球传闻时,澳大利亚警方在7月18日破获了一个特大网球赌球团伙,并逮捕了六名犯罪嫌疑人,他们涉嫌操控一些本国和国际网球赛事。

当人们在担忧赌博集团日益渗透足球时,职业网球也不再是净土一片,它相比更容易操控,调查取证更难。用前大满贯冠军、网球名宿麦肯罗的话来说,“如今网球不会比足球更干净。”

赌博集团不仅操控了澳大利亚本土网球比赛,甚至把魔爪伸向了国际赛事,这个丑闻震动了国际网坛。

为了案情需要,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警方并没有透露具体哪些比赛受到假球操控,但他们在今天发布了一份声明称,他们的探员对这个赌球团伙进行了长时间的卧底,在经过一些列的调查之后终于将涉嫌犯罪的六人抓获。

“这个赌博集团操控的比赛有相当一部分在澳大利亚境内,同时也不乏国际比赛,而那些比赛的结果至少需要一名球员参与其中。”澳大利亚警方暗示有球员参与了这些假球。

这是一个多月来,世界网坛又一次假球丑闻。在6月11日,27岁的俄罗斯网球选手库门特索夫因为打假球并参与体育赌博被网球廉政机构(TIU)处以终身禁赛。

从2011年6月,曾经排名男子单打55位的奥地利选手丹尼尔·科勒尔成为第一位因打假球被终身禁赛的网球选手后,依然没有遏制住网坛的假球。

去年,俄罗斯34岁的老将塞尔格·克洛蒂欧克同样因为非法赌球被处以终身禁赛和6万美元的罚款;23岁的荷兰男子网球运动员雅尼克·厄尔宾哈斯被国际网联和ATP禁赛6个月、罚款1万美元。

早在2003年就有假球传闻不断闪现在职业网坛。2003年,卡费尔尼科夫与西班牙人文森特在里昂站的比赛引发了疑问,大量买盘押名不见经传的文森特获胜,而他最终也战胜了大满贯冠军卡费尔尼科夫。

比利时球员埃斯内尔也在2005年向媒体透露,曾有人以10万美元作为诱惑,让他故意输掉与意大利球员斯塔拉斯的温网之战。克莱芒、图萨诺夫、劳德拉等众多网球选手也曾透露,曾人许以重金,游说他们在比赛中输球。而WTA也曾透露,有女球员被引诱打假球。

即便网球大腕也并非完全干净。前世界排名第四位的俄罗斯选手达维登科就曾被怀疑赌球,尽管在ATP长达半年的调查后,此事不了了之。不过依旧有不少人相信,赌博集团的魔爪也在试图影响网球明星。

而德国球星哈斯甚至认为网坛的不正之风也成为假球的温床,他透露不少职业网球教练就参与赌球,“我听说过有60%到80%的教练是赌场的常客。”

那些顶尖网球运动员从来都对假球退避三舍,他们赚取的赛事奖金和广告代言是那些打假球带来的盈利无法比拟的。谁也不会头脑发热到,打假球去自毁形象和商业价值。

相比那些Top100的选手,低排位选手的赛事奖金勉强只能维持开支,有时甚至入不敷出。这些选手也成为赌博集团诱惑的主要对象。

纵观这些年来因为假球被处罚的球员几乎都是低排位选手。而且,比起参与人数较多的集体体育项目,一对一的网球比赛实际上更容易操纵。美国著名的双打球员鲍伯·布赖恩在接受《洛杉矶时报》采访时曾透露,有赌博集团花5至10万美元引诱那些低排位选手输球。

10万美元是什么概念?对于名不见经传的选手来说,要跻身大满贯16强才有希望赚取差不多数字的奖金。打一场假球的难度无疑要远远低于赛场上一场场累积的胜利,而不用缴纳任何赋税的10万美元,对于那些收入不高的球员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诱惑。

无论是个人项目的运动特点,还是比分随时的变动以及赛果的不可预知性,网球都是一项非常“适合”赌球的运动项目。与足球和板球等项目相比,也不那么引人注目。相比于监控严格而球员也都认真对待的大赛而言,小型赛事往往成为赌球公司重点关照的对象。

前克罗地亚球星柳比西奇就曾直言在小型赛事中赌球已司空见惯。“在一些小的比赛中、包括表演赛,这些比赛关注的球迷不多,输赢也无关痛痒,所以非常好运作。”克罗地亚人一再强调自己的担忧,“如果赌球在网坛泛滥下去,那么这项运动将可能被彻底摧毁。我认为现在的问题是,有些赌博公司正在把触角伸向网球,这原本不应该属于他们的领域。”

究竟是谁在导演这些假球,同样也是众说纷纭。除了赌博集团操控外,不少球员也会投注自己比赛的结果,毕竟这很容易操控,特别是要想让自己输。

“假球在网球界很普遍,所有球员对此都很失望,但情况就是如此。假球是很难证明的,打假球的选手只是在每盘最后几局犯一些错误,比如说打出一些发球双误,就可以输掉比赛。 ”苏格兰球星穆雷就认为网球操控的便利性让更多人跃跃欲试。

“那些打假球的球员就是为了钱,他们收到的‘打假球邀请’大多来自匿名电话,有些可能是建议,有些可能是威胁,这很可怕!”《泰晤士报》记者巴里·福莱特曼就认为犯罪集团也早已开始操控假球。

麦肯罗同样持这个观点,“我担心的是那些犯罪集团已经卷入到打假球和赌球之中,比如说俄罗斯黑手党,如果真的是这样事情就将变得非常黑暗和恐怖。球员为了一场球去打假球是比较愚蠢的,很可能是球员受到了胁迫才不得不打假球。”

他们规定,职业网球运动员不允许赌球,要求球员遇到外界打假球的请求后,要在48小时内向网球廉政机构报告,甚至他们还与博彩公司和英国赛马会合作共享信息。

“(球员们)总会有办法打假球的。”英国博彩公司威廉希尔的发言人夏普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就直言对网球纯净化的可能不抱希望。

“这个世界上绝对没有一个完美的体系可以杜绝假球的产生,无论你用什么办法,实施什么规则,他们(球员们)总能另辟蹊径。”夏普透露过去几年,多家博彩公司曾经合力统计了一份秘密文档,这份文档列举了球员们各种掩人耳目打假球的方式。

“有些时候,球员伤退并非因为真的受伤。相反是这些球员原本通过秘密账户下注自己获胜。当他们觉得无法拿下比赛时,选择伤退,那么比赛的投注就完全无效。”夏普说这些看上去貌似不是假球的行为,事实上同样在操控着比赛。

在这位博彩公司的工作人员看来,这种下“免费注”(即只会赢钱,不会输钱)的方式并不是万无一失的,他讽刺道让对手取胜才是万全之策,“你一旦退出的话就什么都得不到,久而久之还会被人怀疑,最好的赌博手段就是确认让对手取胜,而不是因伤退出。”

《泰晤士报》记者巴里·福莱特曼同样认为如今复杂的博彩体系也让假球变得更加隐蔽。他以博彩公司必发与威廉希尔为例,必发投注后只要比赛打满一盘,球员伤退也不影响投注结算;而同样的投注,在威廉希尔则会算作走盘。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